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散文,時間巨輪,衰老,一夜白髮,皺紋’ tag.

父親節將到,送上一篇應題的文章。

一夜白髮的覺悟

歲月溜逝的聲音隨著時代的進步變得越來越微小 — 掛鐘滴答滴答的聲音被電動跳版的肅靜替代了,曾經不時相遇的時針跟分針也變成了互不相干的兩組數字。這樣的寧靜讓我在不知不覺間錯過了生活上的一些事,尤其那些日以繼夜都在自動發生的事情,就如門外那棵樹的葉落了又長,屋子的白色外牆慢慢的變灰,家人放在門口的鞋子款式與尺碼的改變,以及我與爸爸那公式化地差距四小時的早出晚歸… 生活每天規律地播放著,各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二十幾年的日子就這樣快速搜畫地掠過了,細節被忽略了。這天,我起床,腦袋開始甦醒,突然察覺我與爸爸那四小時的差距不再了;我揉揉眼睛,眼前的影像變清楚了,看見面前的爸爸忽然變老了,才驚覺一夜白髮是什麼一回事。

都怪電視旁邊放在的照片把我瞞了。那永遠黑髮,永遠帶笑的爸爸,樣子變了 — 烏絲悄悄地被銀色的腳印鋪滿,首飾般閃爍著;飽滿的臉頰漏了氣,掛上了皺紋,像是電影院螢幕旁厚厚的簾,當上笑容的配角。人生若是一齣戲,若能倒帶至我還是上學年紀的那部分,會看見我一大清早起床,換上校服,背上書包,手拿著一大堆書往鐵路站乘車去;四個小時後,爸爸起床,換上西裝,打上領帶,提著工事包往公車站乘巴士去。晚上,爸爸總是等我把工課勉強做好了,洗好澡了,上床睡了,才帶著他的疲憊與工事包走進屋內。作為女兒,老實說,都沒怎被爸爸寵過-成績好是非文的規矩,由小學到中學,考第一也只是得到一聲「嗯」。而不知怎地,我的作業總是在爸爸放假的日子堆得特別高,我不得不埋頭苦幹的時候也總是他提議到冒險樂園或是去游泳的時候,結果我一次又一次地錯過和爸爸去玩、吃冰淇淋和看電影的機會… 我是否因此也錯過了他的衰老?

面對著一頭銀髮的爸爸,竟有點不敢正視;是羞愧嗎,還是有點害怕?也許是有點不知所措吧。成績可以在我控制之下,工作可以在我控制之下,但時間的韁繩我拉不了。我想逃了,逃回到爸爸滿頭黑髮的時空裡,回到那個我不用為生活奔波的時空裡,那個我可以自私地讓爸爸為養家而勞碌的時空裡。可惜,「時間」這強大並固執的巨輪不會停止旋轉,它還是高傲地、毫無憐憫地、耐心地向前壓過去。但願厚厚的課本總為我添了點智慧,讓我懂得珍惜眼前人,並懂得怎樣不讓我的孩子也碰到那一夜白髮的覺悟。

Advertisements